關於部落格
  • 8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時間十帖

1 紫藤廬正在整修,最近經過,隔壁有個把應是閒置公家空間正在修繕的樣子,這旁邊兩個看起來像是公家空間,某個年代,某種路邊小機關,像是史博館旁的銀行,愛國西路接往萬華方向的銀行倉庫一般的空間縮小版。 前兩天經過,一個文斯斯老外和通譯,和一個看起來像是在野官員在外面"參訪",一頓飯時間,我反方向騎著腳踏車經過,他們還在,正要散了。談什麼呢?來一個精緻小空間好嗎? 2 不曾進去紫藤廬消費,但是我記得我跟著朋友去晃了一下,囁囁到,這幅是鄭在東的畫,這一幅是陳再興的畫,不是說我好眼力,是他們的畫,總是有一種魔力。 昨天去美術館做作業,二樓典藏靜物展,把我的80年代到90年代記憶緩緩震動。 看到了奚淞的光陰十帖。 3 時間撞擊是這樣的,奇怪地幾乎和卡片文化同步的80年代攝影。我想起了80年代看著台中那家像棺材板的國立美術館蓋起來的啟蒙記憶。60年代的靜物畫其實是和我的90年代一起的,我們那時候開始要完整台灣自己的藝術史。 4 呵呵,怎麼完整呢?被典藏一定有一個機制篩選。 5 誰是何德來? 題,流逝的歲月,一張33*24的畫,1936,黃色底暈,一張像是包浩司的椅子,鋼管像是機關,迴旋兩圈的設計感椅子,上面敷著軟墊子,酒紅色的,一席高挑空間落地窗。 一看就是日治時期的大戶人家,這真是1936嗎? 靜物畫的邏輯是,他們畫中客體不畫敏感的課題,他們畫靜物,資階級的靜物。學院派擬西方印象派的模仿,或是色彩與筆觸鮮豔、活躍的野獸派畫靜物。 賣麵的小孩沒有閒情逸致來畫畫兒。 6 80年代的靜物畫,那個時代感壤我有些噁心,是一個造作的時代。我們都一起活過這個80年代,整個時代一起拜物、一起強說愁。 這樣子不是批評了別人,包括我自己,我們在青少年買過的那些畫卡,整個時代一起西方來的美感。 7 藝術史的邏輯是,你換一個時空看某一個時期的刪選。你可以看出別的玩意嗎? 8 結果最喜歡的居然是郎靜山。收藏的是1950-1960時期。 9 他們被收藏了。 畫中之物。 台展三少年林玉山,原來東洋畫膠彩好手,也畫了一幅中國水墨畫,四君子,畫家題字了,你停在一句話上,人生崎嶇之類的意思,在竹。 10 結果,最沒有時代精神的畫,最有刺點。 他們都是玩實驗,沒有太多的觀點、觀念、很平靜、透明,忘於物之外。 寫時代者,最後被時代所欺騙。 是為時間十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