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翩然下大荒

[又是星期天女士] 。 Susan Sontag在〈反對詮釋〉(Against Interpretation)一文中整理了西方意識中對於模倣與再現的藝術史觀所產生藝術作品與藝術詮釋的互動,指出過度重視內容與意義的追尋,將使得藝術被詮釋的文章取代,於是乎,在現代主義與前衛主義中朝向抽象傾向便是反對詮釋的結果。Sontag並非用反對詮釋來否定評論的存在,而是針對時代批評趨勢上強調內容卻忘記作品的感官。相反地她提出好的評論應該回到形式分析,尤其要加強對於作品本身形式的文字詞彙上的描述,加強感官的描繪。(注1) 她的觀點是在1964年所提出是否在當代仍適用,是要好好琢磨的。由Susan Sontag對於批評的針砭,我們似乎可以對於批評的位置與任務作當代的思考:什麼是台灣當代批評的任務?提出這個問題時,我們其實不能一味地搬移西方經驗如法泡製,而應檢視一下台灣當代藝術的環境。 。 [我的不專業觀點/簡述] 。 台灣當代藝術環境本質是在一個東方極權統治解嚴前後藝術發展與後殖民關係的牽扯,顯得既西方媚俗化又自我反省朝向本土化與在地化,但是仍在後殖民情境與全球化趨勢下,倚賴西方品味與東方霸權的環流位置。藝術批評首先是以市場需求化的介紹、導讀性格出現,寫手來自與藝術家交往熟稔,熟悉圈子者,甚至批評者本身就是藝術家,如雷驤,藝評也是隨著政經社的歷史變遷而動,隨著時代論述不同而來,尤其在1987年解嚴後創作勃發與藝術的政治性緊密結合。隨著藝術機制的發展,台灣的藝術制度逐漸屬於學院、官方、與民間機構的劃分完整之後,在1997年華山特區經由藝術家爭取設為再生空間之後,藝術與社會的關係在解嚴之後的政治藝術之後,藝術家身分有了美學自動自主與無功能論之外的另外一種發展,始具體朝向社會發聲與行動而不僅只是描繪美感與獨善己身。九零年代各種再生空間的出現,同時也是策展人機制興起、另類展演蓬勃化於替代空間,是藝術活動的發展土壤。以上藝術結構與機制的發展,隨著留學歸國者不斷地加入行列之後,連帶地,藝術相關雜誌記者素質的提升,藝術批評較為完整。但是進入21世紀後,整個經濟隨著西進大陸的社會活動萎縮,與九零年代藝術不再激進與積極與社會政治結合,文藝場域成為指標化的社會現象,藝術表現也不再是衝撞式的野,而採取技術面的跨領域合作。引此,新的藝術的出現除了是大眾對新奇事物的好奇本性(注2) 外,也是資訊時代的必然,更符合法蘭克福學派商品化社會生活的消費決定了整體社會的面貌。 。 [物化的拓墣文字] 。
「浮動不安的美學論述要不是能趨疲地自我解消在過多與巨大的修辭想像,不然就是逃不開物化的辯證循環矛盾—美術的貨幣權力化,劇場的身體化,文學的文字化。「歷史性」的結晶,逐漸遠離更形遙不可及,變成美學煉金術士想像之外的哲學之石。」(注3)
。 新的十年,精緻化的藝術與類型出現,台灣的藝術的力道卻也更商品消費社會現象,尤其在視覺藝術語言、劇場語言,他都反映了消費社會的商品化的人際關係。 。 2006年成為新的十年的轉捩點,政治藝術社會介入展現在東南亞移工準移民的社會問題上,年底的的政治風暴也突顯了台灣本身社會政治衝突的緊張化,政治化的藝術也在策展中展現自我認同的質疑與嘲諷,如當代台北藝術館的《赤裸人》一展,而創意市集似乎成了收納新的一代藝術表現的一個明顯現象,但是它和同年的其他政治態度的藝術極度緊張相比,卻顯得輕盈化。在這之間也許稱得上延續九零年代的藝術在野性格者,應屬街頭塗鴉與兩大空間抗爭議題化的寶藏巖、樂生抗爭事件。 。 [聲明與論述,打工難] 。 談論台灣藝術批評等於是回顧解嚴後20年的發展其位置的定位,及其批判的基礎。經由回顧台灣解嚴後20年的藝術生態概況,近期的變化可見於跨領域藝術、藝術論述問題,以及替代空間商品化與1990年代作一對照比較。 。 跨領域一詞的提出,可採借的西方論述批評是羅蘭巴特在1977年〈從作品到文本〉一文中。他開宗明義地說出文藝理論中的新語言隨著新的知識出現而改變,並提出將跨學科規訓(inter-discipline)作為新方法,不是舊有的學科規訓已經產生知識上的斷裂而已,更要將其視為有影響力的(注4) 。但是台灣並不是提出跨領域一詞才有跨領域活動,而是平面視覺藝術走向三度空間後,文藝活動與表演藝術的混血共生特性。在觀眾接受面來說,空間活動上多元化的觀眾的本質,感知本身就是聯覺的美學,在生產美學面來說,大型事件節慶化策展、事件化的表演往往也需要團體異質合作的共工與互工模式才能完成。援用巴特的文字來解釋台灣當代藝術環境,較貼切之處似乎只是在「朝向新的知識與新的語言」。但是,為什麼需要新的知識與語言呢? 。 羅蘭巴特提出跨學科的文脈是在討論作者論問題、作品、作者是誰之前的背景,指出在佛洛伊德與馬克斯主義之後,知識歷史的變遷使得的我們要注意的不再是作品(work),而是新的客體,羅蘭巴特稱此新的客體為大寫文本(Text)。(注5) 陳傳興對於台灣創作環境論述與文本皆缺乏的警告夾敘在政治腐敗的喟嘆之書之中。陳傳興於2006年出版的《道德不能罷免》一書中對於台灣藝術創作環境提出文本與論述的缺乏可供我們自身反思的支撐點:
「畫廊美術市場的削減與蕭條,完整平行對稱藝術論述、評論的貧困匱乏,上世紀九零年代中期,多如牛毛的藝術批評轉業變成這世紀的策展人現象,頂多只能稱之為轉業換跑道而未產生任何深層質變,美術論述依然空洞甚至更劣化。」(注6)
一個藝術創作環境被知識分子指為「沒有文本與論述沙漠」是令人驚顫的事情,的確陳傳興自己也嘆道「何其令人膽戰心驚」,而更值得顫抖的是我們不知道他所指的「文本」與「論述」是什麼意思?他所謂的論述沙漠化與想像秩序的瓦解(注7) ,又是什麼意思呢? 。 [一字一元] 。 文本(text)的本意是一切可寫下來的東西,換句話說,陳傳興要指出的是對於台灣的環境似乎是「說的太多,真正能寫下來的太少」。有做事有作品並不一定值得寫下來,這牽涉到文本的定義問題,以及創作者、批評者對於何謂文本的共識問題。 就羅蘭巴特的術語「大寫的文本」之意,他是指我們不要只處理作者,而是處理作品所集結的文本,文本是沒有作者的概念。因此,用巴特的定義與陳傳興的語境應該是指:即使有了很多創作的作品,但是他們卻無法集合與互相整合成一個大寫的文本,白話地說,他們的作品沒有施力點,有許多小作者,卻沒有可供融合成共同體的文本。這結果就是沒有「值得記錄」的,也沒有「說清楚做了什麼?」的,只有很多眾聲喧嘩的言說,但是沒有論述,是知識份子的失聲沉默,是論述沙漠化,而論述沙漠化是與腐敗弊案共存的(注8) 。挪用陳的語彙來解釋藝術環境這不僅是民主的「沙啞」(注9) ,更彷彿是藝術創作的「哽咽」。 。 [論述,discourse,有人翻譯成"話語"] 。 傅科提出論述取代作者論。作者已經消失,批評的任務是建立一個作品的結構的內在關係,他與作品的關係,其個人經驗都不重要。傅科借用Brecht語:「誰管是誰在說話」(what matter who’s speaking),而應是
「不管是誰在說話,我們要的是論述的內容存在模式是什麼?論述是打哪裡來的?它又是如何流通的?又是誰控制的?可能的主體們決定了什麼樣的位置?誰又可以將這些分歧的主體功能加以填充?」(注10)
作者可以被忽略,但是論述必須要出來。 因此,回到文題台灣當代藝術批評的任務,似乎不僅是蘇珊桑塔格提出的「感官形式描述」或是羅蘭巴特的「作者已死」、「大的文本取代作品」而提供批評無限制的詮釋空間,相對地,是較趨向傅科的「論述取代作品、作者」之概念,論述的廣義定義是一切的言談,但是傅科所指的論述卻暗示著更前進的、會發展出擴散的無名者大眾(pervasive anonymity),而不僅是機制與權力結構化的作者論述。 。 [禮失求諸野,翩然下大荒] 。 在面對一個沒有「自身論述」與充斥「異己論述」與「知識霸權論述」來描述自身的後殖民情境與全球化下的台灣語境中,要如何製造自身論述?這其實是大哉問,而且,這並不是一個熱情的沙漠。而為了回應,我們僅能將「作者視為生產者」,並邀請更多的生產者共同勞動(注11) 。當我們談論批評的任務,它不僅是挪用的主體,更應該是論述的主體,它不應當是藉口為過程中的分裂的主體,而應該是「可能的生產主體們」。儘管禮失求諸野,希望這不是一個獨善己身的作者結構,而是生產者共作的勞動系統。 。 (以下老師沒福分看到) 。 [於是乎,問題成了作為一個全球化下的藝術生產者,你要生產的是什麼?是產品代工,還是什麼?事實上在我們的處境中,班雅明的論述相當諷刺,我們的論述甚至不是加工廠,而是仿冒黑市的地下工廠。這的確是一個流通的區域社會。為了回到自身論述,批評者應當像傅科所說書寫是干犯某種冒險,雖然直到他會被結構所整合,但是批評式的書寫不是作者論,而是論述論,是無名氏的論述,以藝術創作為例,有一種敘事是一直被傳頌下去的,作者是不具名的,對於傅科來說他似乎是暗示屬於反權力的抵抗文化,但是對於東方來說,無名氏的創作者是屬於民間。] 注釋: 〔1〕 Susan Sontag, “Against Interpretation”, in Against Interpretation. N.Y.: Anchor Books, 1986,c1966, pp3-14. 原寫於1964年。 〔2〕 Peter Burger在討論新的藝術時回應阿多諾討論新的藝術時提出三種新的意義,此所指「新奇」為Burger的回應其中之ㄧ,另外為改編、與唯物史觀般地技術的更新。這裡討論新的脈絡必須要提出討論的是,阿多諾認為新的藝術是否定傳統,以「新的技術」視為現代主義的特色。而Burger的立場似乎是認為前衛尚未結束,它的年代是後前衛的時代,並暗示「新」不一定是與傳統斷裂的。參考中文版《前衛藝術理論》,蔡佩君, 徐明松譯,臺北市:時報文化,1998,頁75。 〔3〕 陳傳興,《道德不能罷免》,台北:如果,2006,頁46。 〔4〕 Rolan Barthes, “From Work to Text”, in Image, Music, Text, trans. Steven Heath London,1977,p155. 〔5〕 Ibid. 〔6〕 陳傳興,《道德不能罷免》,台北:如果,2006,頁44。 〔7〕 同上,頁45-48。 〔8〕 同上,頁38-43。 〔9〕 同上,頁23-25。 〔10〕 Michael Foucault,1969 “What is an Author”, in The Art of Art History: A Critical Anthology. Donald Preziosi ed.,Oxford and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pp299-314. 〔11〕 Walter Benjamin, “Author As the Producer” in Reflections : Essays, Aphorisms, Autobiographical Writing, trans. Edmund Jephcott ; ed.intro. Peter Demetz. New York : Schocken Books, 1986,c197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