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戒

這很對稱從電影院走出來后的蒼涼,是一幅不寫實的月色。我用很懷念張愛玲的寫法仿作。卻已經怎麼寫也絹不上。寫作需要能量。我很清楚地發現我現在已經沒有白描的細膩心思,我知道那是太常與人對話,太清楚於是裝瘋賣傻,隨機應對人後的損傷。就像是失去了魔法,你學習到了人性的奧秘,但是被換走了別的。 。 第一次寫的如此: "我的感覺不像是寫實的,就像是一幅超現實的月色。月亮像只被線不對稱剖開的大月餅,白的,大的不像話,不像是小月餅,比較像是綠豆椪,浮在椰子樹和校舍的天空上方,很詭異地斜斜倚對著亮塔101大樓。邊走邊懷疑這月色的沒有現實感時,她躲進了夜空的雲層裡,留下雲邊的金線,亮邊,像是旗袍的斜對稱開來的右襟面,滾了亮邊的。" 。 好像是寫作課的練習,這位同學,你...沒有天份。 。 還寫嗎? 不用心的直舖直敘 。 我只感動最後flashback後,英國人印度店員的珠寶店之後,那個恍神的處理。這很像張愛玲短篇的蒼涼片段,電影的背景音樂與街道,就像是那些背景一般的外省牌桌上的語言機峰。 我和同在電影院的老人家一樣被馬英九不知名眼淚哄來看電影。 從前的愛,現在看來荒謬。 無論他愛的是國是家還是人。 無論他們是被慾望綑綁還是恐懼困綁。 以前張愛玲寫大時代下剩餘的蒼涼,李安拍下來,我只看見荒謬。長輩的很深很深的東西,化成因為無名恐懼與熱情交織的情慾床戲所取代。那些比巴黎最後的探戈還要清楚的情慾,在大時代恐懼下的情慾,性與死... 和我差不多或者更年輕的觀眾,在那句"都快開學了是不是要趕快殺一個"之類的...笑了出來。 我內在的老靈魂,在珠寶店外的蒼涼,和昨日青春同學打了照面,恍如隔世,留下了眼淚。 昨日的 今日的 明天呢 。 寫著寫著批判的聲音會出來,電影製作casting,也是一門政治經濟學。像是牌桌一樣。 。 這電影感想是那寫不好,改不好的超現實月色。是瞬間凝固的一幅畫。 。 我在猜李安為什麼拍這部戲。 就像是我呆在戲院裡堅持看完工作人員表,最後一個走出來時,和幾個家眷一起來看電影的一個老伯伯多看了我一眼,那凝望,也很電影。是意味深長的凝望。 我這裡文學了起來。 老伯伯好像在說,小妹妹,我們那個時代我們的父母的東西,不只是這樣,但是你這麼沉重,人都散場了,你像個老頭子般地走出來,你懂什麼? 更老早就散場的老靈魂是不是也在這麼說: 我們那個時代的年輕學生...我們當時都比你現在還要年輕呀,我們是在砲灰血淚中僅僅相依相偎在一起的...你們能了解恐懼和情慾嗎?你們能了解什麼叫做"被恐懼緊緊糾纏在一起"的感覺嗎? 。 總是在聽故事的人,不想懂,不敢懂,就像是所有逃兵的人。 大概就是這個了。 李安上回得獎說他猶豫是否繼續拍電影時老父親就是這樣鼓勵他的,"要帶著頭盔上戰場",勇往直前。 。 鼻酸了。 給所有的外省老長輩。 。 而還有的是欲望。Lust for what? 吞噬人的欲望。 和恐懼一樣可怕的。 也和熱情一樣可怕。 是這電影要當作警世三言兩語的東西。 。 想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