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縈繞不去的恍惚夢境與黑暗中的探照燈

這件作品反映了作者一直以來的主題--對於童真縈繞不去的記憶。剛好念到F.JAMESON他說”情感的消逝”,是放在晚期資本主義的情境之中,電影懷舊是將一個時代物化。 是否將童年物化成作品可被認為是(集體)潛意識的結果,因為意識到那"已經逝去的不再的"記憶與經驗,使得懷舊成了一種哀傷的情境。然而,在童年記憶般的影像中,如家庭相簿出遊般的一個片段,一群人聚會時狀似歡樂的場景,上課中熱鬧童年的教室...等作者用類似照片動態影像化的緩慢播放比擬動態影像格放的時間感,並以局部疊影塑造一種夢的影像,那種質感好像只有夢中才會有的恍惚不清,那色澤也是只有夢中才會有的黑暗混濁。當這樣的記憶成為夢的影像,我卻覺得這作者處理的是創傷。 曾經記憶的歡樂場景作者將之再現成縈繞不去的夢境 像是殘存的惡夢 夢境看似應該歡樂卻處理成廢墟中才有的光澤 像是某種黑色電影 有令人不安的狀態 尤其是男孩的影像彷彿是作者作品系列中自己的童年個人投影,是一種憤恨與抵抗的小少年。這種處理男孩的反抗如果要勾連到四百擊,那最後一幕長達數分鐘之久電影史上著名的逃的狀態,倒不如說少年的反抗是對於壓迫者的反抗,是一種反抗文化的同黨陣線。 在形式上局部打光的劇場效果使得作品呈現一種mise en scene 的姿態。 四面環繞的投影,使得觀眾處於一個窺視中心,這是我在看一般錄影作品的放置時覺得有趣的視角。觀眾或者被迫必須置於一個被影像圍繞的正中心點來看螢幕。當然這是改寫傅科關於凝視問題之閱讀。 以上,這是看曾御欽新作展acid tongue 作品命名很有趣,好像是一種反批評的"困獸之鬥"或者反批評的再創作。--酸舌頭。 酸與失去味覺, 儘管創作自述中說是分不清味道的舌苔之類的敘述,給予批評者聯想成豪華精神醫師診室的躺椅上才有的囈語。 當然這種自以為精神醫師式的批評本身也犯了一個誤認,因為這種躺在躺椅上的奓華的殖民文化技術是西方式的文化而非在地普遍的現象。這種西方論述輸入問題如不是"技術誤認",就是自我殖民,更是來自電影印象的想像階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