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醜陋的城市

好像是許久以前我失戀時寫過一個仿擬的自己,不想跳樓,原因是這個城市太醜陋。過了許多年,中國民族誌裡唸到納西族玉龍雪山有個杉林美麗之地是殉情好地方,後來我到了山腳下的古城,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Lost。或者是年輕時看的法國片裡理髮師的情人,她喝了香水然後墮入河裡。 美麗的死亡,在醜陋的城市裡死亡成了醜陋的。是殘缺的,即使是藝術的投射,城市也成了醜陋的。看著新孩子如此鮮美,光鮮亮麗,每一個都像是我青春時愛看的時尚雜誌走出來的翻版。我卻無比的哀傷與不安,也許不是噪音的音樂調整的頻率,也許不是創意荒漠,也許不是因為這個展覽的影音現場和他的主題大剌剌寫著的寓言(fable)是伊索寓言的寓言,不是廢墟城市的哀傷寓言。我們必須面對杜撰的故事去面對現實感中的銀翼殺手中的多元城市的五光十色而嬌艷活力,否則只有承認自己已經是過去未來預言中的異化人。 因為論述,也因為主要人口居住在城市中。承認自己居住的城市很醜陋,醜陋地就像鏡像中違章與螢光燈組成的東方城市。是臨時拼湊的,是工業化後的社會移動雜居的成果。居然是真實與鏡像中的組合城市。 在藝術的再現看見這種聲音反芻,其實很自省的集體發聲。 因為我是一個南部孩子被成長、被城市引力吸引,"向前走",奔向城市的一代,經過十年,當他不再是青春的無知時,當他想要回鄉時,家鄉卻不見了的時代悲哀。 城市化是一種新個體抗拒的論述想像異己,論述們在討論著,大型機器們也在努力地建造著。 內在哪個還是年輕的自我其實是想說"怎麼會這樣呢?" 也是錄像中的地景有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