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靜與動

去伊通看袁廣鳴的個展。 如果從學成歸國回來作品開始,將美術館空間弄成黑盒子或是像是蒙古包一般(不是形式像,而是黑色帳包一般),影像/人/像是電動玩具場的遊戲感棒打小精靈,(不是形式像,是感覺像),科技/影像是幽靈。到這幾年< <難眠的理由>>、< <城市失格>>,錄像中的城市美學,前者是內在的,後者是外在的,圍困其中。這兩件作品也包含進去了這幾年錄像,不外乎人的內在,與人的外在城市地景。 但是在伊通這一件,他加入了歷史感,但是也還是很de ja vous,因為squat廢墟的青年可能會覺得我們不是鏡頭象徵式的穿越,我們是直接翻牆而過。但是影像的偉大在這裡,它可以象徵式地剪接成時間感,在因為前後語境,成為歷史感,甚至是其他議題。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聯想到< <永遠的一天>>,這是轉譯電影大師< <永遠的一天>>的敘述。 而這同質與互文涉及到的是生命經驗與生命形體會消逝的感嘆。 而靜態攝影作品,將葉脈處理不見,這個細節足以大書特書。如同< <城市失格>>系列裡的例如力物浦那一張,我想那種"非人"可以達到的攝影觀看細節,放置在美術館空間來觀看,其實很omni-scent,很全視觀點,也就是很神性觀看,但是這種神性是偽神性的人的觀看。(這個點,是其細節) 所以,在排除了所有物質面向後,(以袁氏為例)錄像藝術其實傾向是哲學式地思考者,觀看的放置,只是為了這種思考空間而佈局。 而動態影像具有論述的厚度,才能將這種思考性延展。 這種並置,靜態與動態,同時也提供在比較與思考兩種展示的差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