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學

今天看見一個大概是在藝術學範疇內看見一個最捉住我的說法,是在討論pleasure與value文章,引文諸多之後,最後是在the politics of pleasure包含兩者的純粹之間收尾。作者結論反問'如果將兩者區分,那美學不就是文化嚕"? 挺好的,因為這正是當代藝術的迷思。而這也是我對當代藝術的困惑,從過去裝置到錄像,我從支持者到懷疑者,尤其當錄像藝術變相成用金錢資源堆積的藝術品時,他和電影的區分,以及背後隱約看見一種藝術企業中的跨國資產家氣質。於是我不知覺中退回到平面的觀看議題,重新觀看。 要把它當成美學而不僅是文化,即使是文化也是特殊基因者的文化,我看著看著,我觀看的路徑又走回到了油畫,或者說,原初的自己,那種觀看應該是純粹的自己,不是日常文化中的自己,應當說是日常美學中的自己。前者是他人所見的面具,人與人之間是彼此的鏡子,后者是住在鏡子裡的"相反世界"(這是我從八年級學到的詞,結果在電視幼幼台的卡通裡看到真是可愛極了。),還是什麼呢? 以前虛無懷疑的少女參加佛學營,最大的發現是禪寺少有鏡子。照鏡子是照妖?還是看見自己是否整齊?還是是否原來的自己?在當代藝術中,我卻覺得更像是複象和哈哈鏡,成為人間萬花筒的幻象舞台。一直在說鏡像,可是我卻想起了沒有鏡子的世界,西方人有水仙花,東方人呢?以銅為鏡?喔,對了,歷史與朋友,還有心中明鏡到底是否染了灰塵,還是本來無一物呢? 去荷蘭唸書的Y說,他們懂我們什麼叫做空嗎? 其實,是呀,但是我們又懂什麼叫做空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