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正在理論轟炸的能趨疲狀態。

正在理論的能趨疲狀態。這位號稱執后結構藝術批評牛耳的克勞斯充滿了我這半年的課程。在訪談中她說討厭視覺文化,我也是。但是現在我也有些討厭她,他不像詹明信和丹托那麼囉唆,前者完全左派就是商品化政治+晚期資本主義,後者可以像散文一般地略看。 她的討論精緻,讓我無話可說。大致上她說媒體特殊性這一詞不應該是物理上的材質,而應該放在藝術終結之後來看時,照片因其過時(outmode)與陳腐(obsolete-scene)特徵,在後媒體情境下,也就是科技過時的美學應用上來討論時這個詞才有意義的條件下,班雅明的aura在後媒體情境下反轉成其攝影媒材的特殊性。 媒體特殊性成為理論詞用,是美學上的。在理論層次上來討論是藝術終結後的藝術情境,對於詹明信來說是政治化的。克勞斯呼應這個理論化的美學層次來討論媒體特殊性時,稱其為有差異的特殊性,一言以蔽之,理論概念層次成為媒材。虛構性可以是媒介。文件式的紀錄也可以媒介。這應該有一個破綻,它指向的是我們是如何定義medium/media。而這也埋下一個大條問題,理論成為媒材?吼...這好像不大好吧? 她聲明地很大聲,我們不應該用物理材質來看媒體。傳統媒材對他來說都是techcnical support (坦白講這說了等於沒說,重要的是how it turn out to be like this,how?班雅明和羅蘭巴特怎麼又來了。)而這討論對於藝術世界來說挺重要的。我覺得可以辨別的差異是--藝術批評成為鑑賞制度的一環時--這位女英雄的討論媒體/媒材是非常具指標性的。 在咖啡館中看補充資料被民謠金屬龐克混雜的音樂轟炸後,我居然入定在這些楔形文字中。變成曠野的聲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