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細亞編籃

關於部落格
  • 8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工藝的框架

因應某事,有感,其實是舊感,寫在這裡。 1 未念人類學前,在一朋友聚會處看見一幅油畫,我問這是誰畫的。畫畫的人大概就是被問的人。那幅畫完全沒有原住民符碼。白色的油彩,畫著人形很淡,幾乎就是修行者山水。(我現在喜歡用這些形容詞),只剩下感覺,很輕,很淡,很逸。 2 幾年後這朋友因故提了一件充滿顏色的木板壓克力顏料畫到我工作的地方。說擺你這。我問這誰畫的,說朋友。這畫線條抽象化,不具象,畫者不知名。念了藝術學後,是要學會一套不是文化理論的描述語言。因為畫者是原住民,自然會這樣去形容,"那是抽象化的圖騰"。 3 前幾年南部田野後一次到花東某處,在畫畫的朋友家看了一幅黑白油畫的山水,很喜歡,問是誰畫的。回答說某某。 4 以上提了三幅畫,我都很喜歡,他們和線上畫家具有獨特風格、具有修身養性的賣相,如果我是有審格標準的藝評人或者收藏家,也都可以將之蓋上無形的印章。(認證啦) 但是他們有三個弔詭的特徵 第一他們都是原住民 第二但是這三幅畫看不出原住民符碼 第三但是對於我而言,這三幅畫仍是原住民藝術,就看"那一套描述語言"如何將之編列,與排整。 第一幅畫叫我訝異,我一直期待有機會看到另一幅好畫。人生呀。 第二幅讓我明白,什麼叫做藝術史。 第三幅,我先幫你講明了,山水,台灣原民不是有山有海嗎。 5 寫了這個下來,除了那一幅偶然被帶來借放的壓克力勘版的裝飾語彙較強之外。另外兩幅畫一直是我一直好像有說又說不清楚的原住民創作的問題點。 6 原住民藝術工藝化的問題點列表如下,第一材質限制,第二框架限制。前者即是材質如木頭雕刻極容易陷入工藝化的問題;而如果強調傳統、強調形似,那漢人所畫的原住民題材如果極像原住民身分者所畫,例如完全因民族田野與考古傳統需紀錄與實證需要在攝影技術未發達前所建立描繪素描習慣的細緻繪筆,例如陳奇祿精湛的素描算不算原住民藝術?答案很清楚會被否定,但是陳的素描之"表象形似"以及畫面完成度是高度的。 所以我們說要有原住民文化,那個會是看不到。看不到的什麼?說是看不到的文化,到不如說是文化資本,或者白話一點,是祖靈。 7 但是現在當代原住民藝術中有祖靈嗎? 我不敢說。問創作者自身,在政治正確下無人斗膽說沒有。 當然要有。 問題是真的有嗎? 或者說,身為原住民血液的孩子,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祖靈"嗎? 8 那,問祖靈吧。 9 如果說形似而無祖靈,那不如心有祖靈而形不似。 10 幾乎接近我一直不想要再碰觸的"原民藝術"了。 想要復振(用人類學語)(revive,使有活力) 或者文藝復興、再生(用西方傳統藝術史語)(使再生,指希臘古典精神之再生,加上人本精神) 在前者使用的實證例子為同為南島語族的文化抵抗運動宗教政治化,但是採取西方宗教的包裝 。我們在人類學裡後來的從早期的複合、(那個字眼是中文的聚合)到晚期的傳統的再發明,都是田野時實證例子裡,原住民主體的自我建構。 挪用西方藝術史的例子,形式已經不再是傳統,而是傳統中的創新。但是這是在15-16世紀,同時間也是殖民主義的開始,也正是這些異文化影響了西方藝術,蝴蝶效應的創新醞釀著。 16-17世紀的宗教、政治社會脈絡,總有個歷史偶然,讓這些遠遠的,經過醞釀,得以近近的發生。這不也是文化融合。 五胡後的唐朝,從河西走廊一路走向長安的不也是一條藝文之路,那些遠遠兒來如同一路踏歌而來的精神歌者。 太陽之子的可汗,驅馬逐水草中原後的明朝,講民間好了,聽起來像是商人興盛的,水路商歌文化。整個到清朝,在世界歷史聽起來都是china ,china的清脆銀鈴聲。 11 這文化從來不是單方面的力量共振。只講藝術的話,在西方藝術,傳統是什麼?是神廟前的雕像,還是教堂內的壁畫,還是贊助者支持的架上油畫? 如果也有一條歷史的傳承,傳承的從來不是形,別忘了中間還有幾度宗教改革的影響。 我到底要說什麼? 當原住民藝術因為漢人霸權而要護衛自己的文化時,也可能要有個聲音是這樣的,或許,有一種霸權,正是來自自身的文化。 12 所以,創作(我覺得更可親近的是畫)形不似,材質不傳統的藝術作品,但是相應於祖靈,內心有原來的自己,無須受環境與論述霸權(無論是來自異文化還是自身文化),是可以期待的原民藝術。 重要的是相應於祖靈,指的是創作時的清明沉穩,心中究竟是在接應什麼?是祖靈, 是創作有神,還是惡靈? 13 為了某事翻了資料,看到圖片、論述,想起這個,寫了這些卻又似乎說不得。因為我講的時間脈絡遠了點。近一點的脈絡永遠是得罪朋友,除了上面提過的三件作品我很喜歡,其他大多真的都在工藝框架中。 用拉黑子做例子好了,就不是工藝框架了。 那差別在哪裡? 不要忘了,也或許是,拉黑子是因為祖靈,才持續在這條文藝之路上踏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