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加油吧吉娃斯,搖滾吧原住民。

嗚,我也可以理解這種累積宿怒與怨之下的造句練習了哩。 7/4 瑪家路坍糧斷屏縣府不聞問 然後 6/17的佛教團體救援豪雨重創區災民,慈濟和佛教團體有了動作。 她終於懂了,或者有了心得,就是這樣,在夏天時,山區原住民應該有的詩意 : 「在雨天中,我們成了真正的孤島」,下一句 「儘管,我們也才是真正的人」。 其他,如題,高金素梅加油!不管你草了誰的頭,只要這條路通了就好! 後來,卻又另類思考,從過去強制遷村的歷史背景來看,交通方便其實也是統治手段的一種哩。自此我有了"哲思",原來,成為孤島不是問題,而是核心與邊陲的依賴理論論模型才是問題,也是災情也會多少連根地暴露了"土地"有了問題... (玄吧~) 7/28 路人甲電話查詢,結論是:北葉村往瑪家村已經可以跑四輪,但是到排灣村還是不行,不過兩隻腳的可以。 有個對話是,"那天有人過世,就有搶通..."。啊,血淋淋活跳跳的田野,我不要再念死理論了。 (喔,無語,但是事後不停地想為了要運?還是家人回來?還是為了過去室內葬今日轉變....又想太多,可惡的職業病,煩死人了都快分裂了,去當福爾摩斯好了...) 8/4
瑪家
嘿嘿嘿我終於來到這傳說中的落石之處,在馬莎颱風正在往北北西移動時。雖然還未有颱風之勢,我們為了不讓有"海鷗"發現我們的可能,多半在平地活動。 讓瑪家村與外失聯之所在,此處有兩個正在進行的替代方案,旁邊一組人4位老中壯年當地人在工作中,經當地人解說是正在做流籠,你看看,要用傳統的流籠以前日治時代就有的流籠來當替代方案。四輪的可以跑過去,可是膽小的我心裡很害怕。第二次經過比較勇敢了。山這一邊有一個替代用沙包堆的爬山小路,看起來比山羌走的路好一點,據說要多繞40-50分鐘。(嗯,機動的智慧讓人覺得好讚佩。) 突然想到以前在台北縣唸書時,騎摩托車去樹林鎮家教時,那一條路又黑又坑坑洞洞的,和別的路段就是不一樣。(這也是"地方差異"的一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