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矛盾與衝突

反對威權,年輕氣盛,沒大沒小,曾經被罵成小紅衛兵.這是我的某一種矛盾,沒唸書沒長成小知,能安分當個良家婦女也就罷了,成長在女性主義與酷異性別理論的年代,又不小心拜智求經去,以為知識理論可以當戰鬥武器,這一洗腦與訓練之後,必定有個資格考試,於我而言,田野就那個資格檢定,他人都還是小ㄎㄚ的評審委員,自己是最大的主審官. 沒錯,自己是最大的敵人. 每回"田野"(field,可放大解釋成各種"場域的經驗"),有形式功課的和無心無形式的,都成了內在追尋的朝聖之旅,是自我追尋的過程,竟不約而同地指向了內在省視.好幾次會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裡,懷疑起目的來. 心的確很重要,我覺得自己經過了這個自我審視過程,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虫聲(重生,我忍不住想保留同音字)也好,死亡也好,要怎麼接受這個原來的我,終於認識了的自己竟是這麼矛盾.又懦弱又好強,卑微卻又理想化,而且有種自我毀滅的傾向,依照不同情境可以有不同的講法,有時可以自我犧牲,這可不是什麼神聖的好辭,成為祭品或是工具,但是是會失去控制的棋子,因為她反威權嘛, 還好她選擇了信仰沒有主義,否則她可能會因為情境成為基本教義派的恐怖份子,自毀型的前鋒. 經驗論還是鮮豔(先驗)論(哎呀表音文字和象形文字是不同的思考模式,我們重視上下文脈絡),都好,我看見了"矛盾",兩難,矛盾雖然是心理戰術的一種,但是,但是她未嘗不也是反思與思考的起點. 理想不可能會有矛盾吧? 那衝突呢?conflict,初學人類學就發現,衝突雖然會造成一個單位體的混亂,接著會有變化變遷,但是隨著時間與過程,她自然會有一個改變的契機,這就是動態的社會觀,用我的小宇宙,再繼續放大,當下,內在之心說什麼都要依隨那個理想之心.然後呢? 如果知道了,說得出,那還有什麼好玩的? 所以不僅是在路上還是在不知道上.所以有個老人常常會問你說"知道方向嗎"? 希望做一個不迷路,知道方向的人,加油阿魯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