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iosphere Ⅱ

正在聽Biosphere ,但不知是Biosphere I or Ⅱ? 正在聽bliss,不會有第二try。但學會了一個詞叫做死去活來hovered bwn death and life,這是這張專輯afterlife的創作概念,一個背包客在非洲的旅店中被蠍子咬了之後死去又活來。 正在改寫,發現用donna holloway的人發展到生化人概念來講再現與擬像很相對,是啊,如果當代的再現已經到了可以用擬像的這個電腦科技,只是,真與假不斷浮上我心。 突然想起古早的布析亞,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一些先行者。 最近想要棄養這個blog,它讓我有一點不自由。棄養這個字,我曾經棄養貓,然後心會痛的幾次後我再也不敢養貓。有一個人棄養少數梨樹,以養小樹苗護山林。棄養小孩者,不予置評。生的唯一條件是棄養可以是客體決定,主體不可自身棄養。換句話說個體煤(agency)要努力的活下去。這是生的最大的奧秘。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星野之宣的科幻漫畫中一個短篇,在星際中,太空船拋錨飄流在無人星球中的女性科學家,雖然毫髮無傷但是這個無人星球的Biosphere卻是一個快速成長也快數死亡的的環境,為了活下去,她自體迅速複製出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嬰孩胚胎,於是經過不知多少年後當她獲救時,其實已經是他的孫孫孫女被救了。 這裡有一個很強烈的延續下去得生的力量。 其實人類學在考古學的領域中已經有一個暗示是,人類演化的未來向度應是大腦的再擴張,而非生物性的電腦發明,不僅止是其大腦擴張侷限的証明與替代方案,也是人開始將在生物上走到演化終點的可能。以上這一點是本人提出的假設。 所以那些他媽的把種樹的錢吞了是哪裡有問題?就某種邏輯來說,惡是棄養自己(=大寫的人)的人種。 ... 是為怒與樂一記。 但還是要peac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