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改寫

這裡我有很大的部分來自工作中文獻與"不完整"田野之反芻,而田野有個魅力是,當你走過田野,你會自身反省原來文字書寫的都是一種主觀書寫,經過田野,照理說來你應當更貼近土地貼近人與真實,然而經過田野後,我卻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真實.我覺得我和拍紀錄片者的處境很像,那個力求證據與精準的產品應當是真實,結果卻有可能是多角色的小說,他們各說各話,這種小說理當讓書寫者扮演一個中性的旁觀者,甚至應當接近全知觀點,像是神一般,而這種小說也特難寫. 難怪那些民族誌學家最後都失敗,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不能變成神或者小說家. 這是我現在的難題,可是照個性與能力來說,我充其量只能弄出一個民族志小說. 朋友別說我待人苛刻,我自省力苛刻可見一般. 這就拿出了羊皮紙理論subaltern來應用,就學科與我這個案子來說,這個框架理論一套上,立馬被我變成了小說結構書寫.老闆也許臉臭了,田野裡的在地知識份子也許也討好不了了,但是,愛讀不美不俄冷戰間諜爭霸戰小說或者電影的人可能會拍手叫好. 此外,當我聽見田野錄音自己的聲音時,這是我真實的聲音嗎,當下我就知道我敗在哪裡. 我很理解讚美某人的詩很甜時,他為何臉上出現三條黑線了,甜的意思就是不好囉,他說. 我一滴汗流下,但是還好,當時我出現難得的急智,立刻溜口:甜好呀,膩才不好...我說. 才怪咧,甜就是膩.就是噁心. 不可能!我唱合唱團時是中低音! 又跳電,回來改寫, 重寫? 哪有重寫這回事?還是羊皮紙大眾在地文化的重現比較對味,那是良心事業. 那那那,這下又要麻煩了. 而且擬像這條路,再現都難了何況擬像? 所以"我也想有一棟房子,面向大海,春暖花開." 而且"我還想有一棟房子,遠離山海,避避風颱." 這就是生之吊詭~ 哈姆雷特幽靈又來了.就此打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