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像蛇一般的外來者

呵呵呵,關於不可思議的傳說我有有了新的「推理」,對我而言這根本不是研究而是一種可能的想像。(而正因為這種無從得知的自我辯證與質疑,咱家決定轉行,更重要的是島的不景氣與身世未明,咱家也要從「經濟」角度來放眼未來,但是必須把經濟這字眼講清楚,economic,對我而言是「為了達到某目的、目標、理想而評估其最大效力的施力與操作方式」,但是最確切地說卻是在還沒步入這渾水中,姑且摸魚摸大象吧。) 想像的圖片有是那圖騰,那蛇。 叫做圖騰在人類學方法裡有諸多猶豫,原因無她,圖騰是北印地安人阿爾滾琴部落中的奧吉布瓦語totom,意為「我的親屬」,也意指氏族的標誌與象徵、祖先、保護神。是個人保護者,個人命運與之聯繫者。 那這個老是雕刻有蛇紋的族群呢? 在已經「一點也不好玩」的爛泥中,我總是往最愛跳「探戈」的一堆線中跑。我開始大發議論,「那個蛇祖先是外國人」!前面不知在哪裡我提到蛇生說的部落組成,推論說在這屬千年的族群聚合移動遷徙的過程中,不同的起源傳說,諸如石生、竹生、太陽生、蛇生、也反映著不同祖先的來源與成分。因為混雜不單一,就跟布洛地方差異一樣讓人不知如何去敘述,而每個報導人尤其越有家族史要去維護與傳承,而偏偏歷史事件與社會變遷已經讓她幾乎遺忘與不知道自己的故事的現實下,每個報導人都用別人的報導是不實的來保護與維繫自己。這是最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部份。而這個社會事實並非他人陳述上的失真,而是一個必須被提出的前提,並非一致才是真實的,我們太習慣唯一的答案,唯一的正確性,卻忽略的多元與差異之存在可能。 我先是提出多起源表示多族群的融合過程,而蛇、石、竹、太陽都寧是種圖騰徽號,甚至是一種語言上的轉喻,尤其在南島語言學的思考中,省略喻詞的語法與陳述在日常生活中真是讓人目不暇給。蛇生說、蛇祖先,蛇有一類指的是亂倫婚生出畸型小孩,「眼睛長在膝蓋上。」(可是可是我的台灣閩南語也有這種語用,他們說「你是眼睛長在腳頭烏(膝蓋)上嗎?」來表示「很瞎」。)那個愛上蛇的巴冷,蛇用珠子當作聘禮交換,然後今天讀到幾則相關傳說對於這「異」類通婚,更是有魔幻寫實的描述。….然後我奇怪的聯想又跳躍了…琉璃珠不是本地生產,是交換來的,有可能是跟荷蘭人或是葡萄牙人交換來的…..啊!那個蛇族先是外國人!是紅毛番!這種推理太不可思議了,在北排灣有部落傳說中,也說陶壺是蛇生族群交換來的。或者說,蛇生族群不一定是外國人,但是他是和外國有貿易交換擁有珠子和陶壺兩種特殊物品的異族群。 我累了,我的愛人。在不思議的與魔幻寫實的眾生喧譁中,就這樣沉沉睡去吧,夢醒不再想起,在最後的孤寂裡。 這裡是一團渾水,就讓造物者來開造,看他能再繼續寫出什麼樣的miringmiringan!! 但是親愛的,我悄悄地來,我也要悄悄地走了。我揮一揮衣袖,又摸了摸鼻子,不帶走一根鷹羽、百合花飾或是琉璃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