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以家屋之名

身分/區分
排灣族人沒有姓氏而有家名的概念,家名是家屋建立後的命名,名字往往有特殊紀念與期待的意思。例如在排灣族Raval系的adidang(亦為被土地創造的人、土地之子,指的是階序中的平民階級。)中有家名為Livangerhau,直譯為彩虹之家,延伸意思有漂亮的意思。而在排灣文化美學更常用彩虹來作為samiring的象徵。 samiring這個詞在排灣族指涉的是美,但是更有不尋常令人難以忘懷而有恆久價值的美,甚至也有美麗、哀傷、遠古、孤寂、驚嘆、專注、真情、縈繞(胡台麗2001)。在排灣文化中一個家名可以有這麼豐富的文化意涵,可見譯音的原住民正名仍僅是差異的區分,要回到文化、語言原來的脈絡才能認識真正的原住民。 家屋由vusam(本意為種子、引申意為長嗣)來繼承家屋的傳統,用文化中主要農作物的種子般的意象,來延續家族生命生生不息的觀念。婚入的配偶,住到新的家屋來,跟著居住與歸屬的家屋改變家名。如果平民婚入頭目家族,要換成適合身分的頭目名字。
認同/歸屬
在排灣族的階序社會中,從一個人的名字就能看出他的身分與地位。不分頭目還是平民,都是在出生後舉行命名禮,依照父母雙系vuvu輩的名字來平均使用。從名字也可以追溯不同家族之間的關係,譬如排灣族與魯凱族通婚,因此在彼此的部落裡流通著相同的mamazagilan名字,代表了血統上的親戚關係。像是Eleng、Kui便是常見於魯凱、排灣兩族的mamazagilan名字。
記憶/歷史
不同家族的口傳中出現同名祖先,表示擁有可用相同名字,也就表示彼此的親戚關係。 襲名(繼承祖先名字)的制度,不知不覺中成為無文字的排灣族社會獨特的記憶機制。透過與祖先同名,排灣族對於時間、歷史與記憶的觀念是獨特的。由於重複使用名字,口傳故事中也會出現同名字的不同祖先。彷彿文化的傳說中總是有那幾位固定的主角,永恆地在用生活說故事! 參考文章 李壬癸 1997台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台北市:常民文化。 胡台麗 2001 排灣影像的美學。發表於「影像與民族誌研討會」,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主辦, 台北南港,4月14日。 蔣斌 1998墓葬與襲名:排灣族的兩個記憶機制,發表於《時間、記憶與歷史》研討會。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主辦,1998,2,19-23,宜蘭。 註:本系列為注定要再修改的文字,特此一PO,留下行進的痕跡,歡迎踢館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