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會所

在台東的大南社,Daromak,在50-60年代國府來台,在人類學者老前輩眼光中是很重要的青年會所。我記得有人是這樣看這棟會所的,「是當時全台唯一保留完整的青年會所」。在前輩的紀錄中,每ㄧ個祖靈柱都是獨特的ㄧ位祖先,雕刻的性徵說明是男祖或女祖。 他們是這樣的去解釋。大意是說在當時台東有阿美、卑南、魯凱,於是乎接觸與影響,大家都有年齡組織與青年會所,主要是為了防禦。 排灣族也有會所,第一次聽到是東排灣族人聽老人家說的。叫做tsakar。 在文化園區與山海雜誌合作所辦留下的紀錄一書中,來自raval的sakuliu說,tsakar是祭場,獵完人頭要將頭放在祭屋屋頂。 。 所以到底是會所還是祭屋? 同樣ㄧ件事可以有不同解釋,每個都對,也可能每ㄧ個都不對,看你當時思考的脈絡,窄的和寬的視野。 曲解、誤會…… 。 十幾年前侯俊明做的《搜神記》系列版畫,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沒有人能夠了解另一個人」,下一句好像是,「儘管如此,你們還是要緊緊的擁抱」。 那是90年代初。是世紀末。 現在是新世紀了。 。 如果發現居然有一個人都懂你說的天語,甚至連你自己都不能理解的,而,你所能夠的,也僅能是微笑了。 。 那到底是出草放人頭的祭屋,還是青年會所? 這重要嗎? 不過,就一個不是家屋的所在、建築,是男人聚會的場所,中間會有一個火煻。 就是這樣。 啊,那不就是聚會所? 對啊,不過是在還沒有要唸阿門之前。而且,男女性別區分與分工清楚的時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