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誤解小辭典

Baga,酒,泰雅族.塞德克群語(清流部落)
賽德克群sedeq,在歷史出名是因為1930年代的霧社事件。忘記是看後人研究霧社事件的書冊裡記載,還是電視劇也播出,日本警手與某頭目喝酒時,語言不通,頭目為了表示禮貌還是好客,勸酒。 「baga」,酒。泰雅頭目邀請著。 日本警守一聽,很不高興。你居然叫我白痴,你這個混帳東西! 他大概是喝醉了,將頭目揍了一頓。頭目負傷爬回家中,但是重傷,不久後過世了。 這是霧社事件的導火線之一。然而更多的是什麼? 當受過招待到過日本一遊,並說出日本人像溪流裡的石頭那麼多,像樹葉那麼多的莫那魯道,明白抗爭是無用的,教導群眾忍辱負重的他,在祖訓與屈辱之間掙扎矛盾的他,但是為什麼到了最後他仍被迫抗爭?
Bach,酒,阿美族語(太巴塱部落)
最喜歡巴哈的第二號小提琴。也喜歡顧爾德彈奏的郭德堡協奏曲,還隱約聽見鋼琴家伊伊喔喔的隨吟。 受過大學教育洗腦的阿美族長老阿道.巴辣夫早期寫作的詩歌中,不經意地會將bach寫入詩中,既是音樂巴哈,又是酒仙杯中物,更多的是祖靈與現代之間對於"我是誰"的質問。 「在來因河畔,吟詠巴哈之際音樂不絕於耳。」有一年我們三人承辦經營的咖啡館收到他從歐洲寄回來的明信片,上面如是寫道。
Sisinasensenan,責任,排灣族語(拉瓦爾系)
我可能拼音不完整了,但是這很刺點我。和我同輩的青年們,告訴我,這句話的字面意思用白浪,也就是平地漢人與河洛人的閩南語來講很難聽,叫做「這是你家的事!」但是在排灣語意是「這是你的責任。」 對於家的認同,只要是家的事情,自然是責任。如果用河洛人的語意我應該生氣嗎?我可不是那個baga警手。 與我同輩的青年們這麼說時,像是幾天來的幫助與陪伴,散心與團體治療。而當小一輩的獵人部落青年都忍不住要出來說說話了!真是慚愧,我! 真正的人,真是百分百! 唉呀,我的責任是什麼東西? 捲入家屋社會的理解與溝通中,最令我眼睛一亮的是部落大團結,不是平地白浪那種自掃門前雪的家屋概念。而是到處是親戚、朋友。多呆了幾天,哇,以前曾經遇見過的原住民朋友都出現了。抱著,哭著,哇,我的老鷹怎麼老了! 什麼什麼責任!怎麼忘了你的責任你!
溝通。 對話理論中說「互為主體」。其實說得白話一點,就是英語片語中的wear someone’s shoes,「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一想」。當成人社會的世界中無法像孩子一般地完整地信任,似乎,好像,如果大家交換鞋子穿,大家互相理解,會是較好的溝通可能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