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Vusam種子

Vusam是排灣語「種子」的意思,也用來指稱家中排行老大的長嗣,不分性別認為家中排行老大的小孩具有較強的lugem(靈力),是繼承家屋的繼承人( 但是在Rava系則例外,與魯凱族多以長男為vusam )。大頭目成為部落中各個家屋中「vusam中的vusam」,是部落生命力延續的優秀種子;大頭目在南排灣稱作kavusam(排灣語有「真正的種子」的意思)在Raval系稱作gusam,在Butsul系群也稱venlend(當家、掌權的人)。
Butsul系的排灣族,不分性別由老大繼承財產,所以排灣族常常有女頭目的存在;但北部排灣的Raval系則為長男繼承家屋。由老大繼承家屋,弟妹就要婚入其他家屋;如果雙方都不是老大,就要建造新屋,原家的老大要幫忙蓋新家。
儘管文化邏輯上,另建新屋就應當為新家取一個名字,而有新家的認同;但是排灣族人對於原家仍有一份認同感。以在Butsul系paumaumauq的古樓部落為例,老人家說每個家族祭儀用的tilu(祭盤)要存放原家最神聖的所在,不是vusam之分出新建家庭沒有祭盤,必須回到原家跟vusam借用祭盤來做palisi。(以上田野訪談來源:Butsul系paumaumauq群古樓部落的郭宣傳)
新的解釋
由此可以看出理想的部落模型,應是由家、家團組成的一個互助分工的社區共同體。核心家是mamazagilan vusam,而婚姻是再生產的機制,就像是用最好的種子延續生命一般。家、生命的擴展,是從圓心不斷向外生長的生命,組織起來就是同心園一般的傳統領域。
小米、種子與生命力的轉喻
與小米(排灣語稱vagu)有關的活動可說是排灣部落生活的曆法,依照農忙而有各種活動。雖然生計模式改變,山田燒墾不再風行,小米逐漸從主食轉化成傳統的表徵,於是仍有老人家種植著。南島語言中充滿將大自然模擬進來語言結構裡的比喻與轉喻,小米的生命力意像也表現在生活實用語言上。
在Butsul系paumaumauq的古樓,將像是難產而死的孕婦會被稱作ravu,意思是「粉末狀的小米灰」,取其不能繁衍生命之意。孕婦難產也是一個重大的忌諱,如果孕婦生產是胎死腹中,家屋將被視為不祥而遭到棄置,另遷他處。排灣生活語言中也將家屋轉喻為母親的子宮,除了老大外,其他孩子一個一個都將從這個家屋/子宮出去,直到死亡後葬回原家,彷彿又回到母親的子宮中(許功明:1998)。
排灣族的部落組織/階序社會
在Raval系口傳神話,如同是在解釋文化的發展過程。 石頭生的 atitan(土地之子,平民)與照顧太陽卵生於陶壺中的mamazagilan(太陽之子,頭目),兩個不同神話起源的集團,在部落遷徙過程中,一同居住,組成同一文化的。照顧太陽之子的家族—pu’alu階級的由來典故,也被包含在這個神話中。平民atitan則從ematiati(排灣語「創造」)一字變化而來;在神話中由巨石所生,是最早的人種,稱為土地之子。
以mamazagilan為核心為三層心圓,一般稱之為頭目,第二層為pualu(一般翻譯成「士族」),前者通常只是仲裁者,而後者往往是有能力的人,是實際執行重要公眾事務的人。而第三層為adidang,一般翻譯成平民,則是實際使用土地的人。mamazagilan是「蜂王」,是從maza’gin一種野蜂的名字變化而來,而pu’alu是「擁有很多蜜的人」,是從alu「蜜」這個字,加上詞首pu-變化而來,引申意思是「擁有很多糧食的人、富有者」。(以上田野訪談來源:Raval系Omass巫瑪斯.金路兒)
如果以西方制度與概念來套入,容易產生文化解釋與翻譯上的誤解與偏見;但是,如果從當地排灣概念、用自然萬物來命名的思考與習慣來理解mamazagilan與pualu的關係,也許會是另一種角度的思考。
Raval系的Omass(巫瑪斯.金路兒)以mamazagilan為核心的部落階序觀念,提出應該用同心圓的模型,而非西方金字塔的階層觀念,來看排灣族的部落組織。
換句話說,排灣族是一個階序社會,是身分有階序的,但是仍是有彈性的。而且也是與神話息息相關的一套文化禮儀,其所内化外顯的文化表現,表現在頭目家屋的裝飾、合宜身分的服飾與裝飾等,而在外來文化洗禮與社會變遷下,這樣的文化也就轉化成當代用「藝術」這個外來概念所稱呼的排灣族美學。
理想型的部落組織模型:同心圓
以北部Raval系的部落組織為例,不同階序代表不同的身分。其中以qusam為核心家,vusam的種子概念是位在最核心的。透過婚姻的流動,由外/邊緣往內/核心—流動的方法,不同階序間或有社會流動;但是,頭目名字只能往核心qusam流動,而不能往外流動。(以上田野訪談來源:Raval系Omass巫瑪斯.金路兒)
1. Raval系的模型
核心圓/Mamazagilan kamamazagilanan大頭目,也稱作gusam Talalalalake次級貴族 Taisasavana( i sasavana)邊緣貴族 第二層/士家pualu Kapuakuan Pualu 外層/平民atitan Uziuzipen頭目隨從 Atitan一般人 Alaqala客族 以上附同心圓圖 (以上資料來源:Raval系金路兒家Omass口述)
2. Butsul系butsul群的瑪家部落
Mamazagilan分三類 Ralaqus(kavusaman)大頭目 Talavulungan二頭目 Itavilivilile小頭目 中間有 Pu’alu(士族) 然後是一般人 Paqetitan(平民) Nauapawula(弱勢人口) 以上也附同心圓圖 (以上資料來源:Butsul系瑪家部落Kazagilan家Ngernger口述)
3. Butsul系paumaqumaq群的古樓部落
以古樓為例,沒有北部排灣的中間階級—pualu,而是以二分法來區別mamazagilan與非mamazagilan,平民稱tsulaklaklaklak。古樓部落雖沒有pualu階級,卻因為祭儀的發達,使得男祭司與女巫成為部落中重要知識與祭儀的傳承者;女巫與祭司的出身是貴族或平民皆可。
(古樓的模型) Mamazagilan : ka mamazagilan字義上叫做「真正的頭目」、一般稱「大頭目」 Jaljal mamazagilan 二頭目 Mamazagilan小頭目 Riningejal a mamazagilan無血緣關係的遠親為地方上小頭目 Sinan Siruvetsek a mamazagilan有血緣關係的遠親,為大頭 目設立在地方上的小頭目 Tsalautsau(zulaklaklaklak) :平民 (以上資料來源:許功明1998)
參考文獻 許功明、柯惠譯 1998 排灣族古樓村的祭儀與文化,台北:稻鄉出版社。 潘立夫 1998 Kavulungan排灣族文明:一個沒有文字、金錢的社會。屏東市:屏縣 文化。 蔣斌 1995北部排灣族家屋的空間結構與意義(與李靜宜合著),刊於「空間、力 與社會」,黃應貴編,頁167-212。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1998墓葬與襲名:排灣族的兩個記憶機制,發表於《時間、記憶與歷史》研討 會。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主辦,1998,2,19-23,宜蘭。 譚昌國(Tan,Chang-kwo) 1992家、階層與人的觀念:以東部排灣族台坂村為例的研究,台大考古人類學 研究所碩士論文。 2004〈祖靈屋頭目家階層地位:以東排灣土板村Patjalinuk為例〉,刊於「物與物 質文化」,黃應貴主編,頁。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後記: 這個同心圓模型不代表個人立場,但是「圓」的概念非常原始與古老智慧。最近大腦休眠,準備結案,沒辦法再改寫出什麼了。真正的人,你們就饒了我吧,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正在準備滾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