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冬天真實不虛殘酷沒有劇場

葛羅托夫斯基他這麼說,如果你不是一個神聖的演員,那麼有可能淪落成一個特技表演者。你翻譯。好像是核爆後的荒原。你試著藏匿自我暴露的慣習,這善良舊慣,這是麻痹風俗,沒輒成巫士,原本以為是在對著鏡子自言自語,偶爾來幾個蟑螂螞蟻蜻蜓蝴蝶都好,誰知道突然出現食人族出草,這個殘酷沒有人。凝視與反凝視,全裸與透明,無法歸類,棄養也不成,當歸烏龍茶龜苓膏。崩潰竄走台北盆地,某日被電話叫醒,趕去當救火隊,一年多沒當人體模特兒了,不缺錢又要拿義氣當藉口,其實是找樂子透氣。全身脫光光給人家畫畫,其實是很心理治療的,雖然你那反父權凝視霸權的骨子總是要反凝視一下,唯一武器就也只是擺個觀音坐,還能怎樣,妹妹說了,就結構的問題妳能改變什麼?最後會不會就什麼都沒變只有妳被改變了?下半場,較習慣了,開始擺姿勢,台下阿公阿伯級叔叔嬸嬸也叫好!好像賣場藝人說書場子,這樣也就夠了,大家開心就好。至少,潘玉良的時代,人體模特兒是不准的。喜相逢,你眼熟遇多年不見另一個畫室的爺爺,日本語說的比閩南語還要好的老爺爺,還帶著情婦來學畫,他們兩很懂得生活情調。是的,你還想起另外一名七十多歲老爺爺把你畫成南國風情的妖嬈女郎,你眼睛都睜大了,於是你開始明白,一個最盡業的人體模特兒,無論是專業還是業餘,就成為畫者手中繆斯的化身,折射鏡,拓墣學,不斷地折射反饋的,幻影真是太神奇了,你看見一個不是你的妖嬈女體,彷彿是印象派高砂國的裸體莎鴦。就是那一年,你住在古蹟般的女五舍,半夜在廁所爬上古蹟拱形窗拱身如貓地偷抽菸,差一點就被拒抽二手菸的群眾趕出女子宿舍。殘酷的冬天,冷句子一堆。譬如說,忽然就醒了,仿佛沒有人。譬如說,天地有正氣,絕望一籮筐。要變成歐蘭朵嗎?不知怎地,厭食瘦了一圈,但是咪咪也變小了。姐姐說,你睡個7天試試看,看會不會變成Orando。變成歐蘭朵也還是在結構悲劇中誕生。你不能也不會美夢成真,咪咪妳的手還是好冷。另外一隻咪咪,在天台上的野花園中奔馳,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母親,從咪咪身上看見,那一年,淡水河床是你們的遊樂園,那一年,大麻姑娘和金髮海王子相親相愛,那一年,同志生活教導你如何學習,在少數族群中更是少數永遠。永遠,什麼叫做明天,永遠的一天就叫做明天,安哲普洛斯如是說。突然想起,幫第一名藝術家Q人拍照時,全部的人都在被化妝時,某說你們好像在洗溫泉,可是就你,穿衣服的你是那個打掃歐巴桑,穿著衣服在一群裸男裸女中的怪胎。在地下道,探班的人帶了一根草,來放鬆一下,你那弦不僅鬆了,都變成羽毛了,宇宙超強超暈,你暈在台北盆地最長的地下道中,另外一名努力工作者對你吶喊,他的聲音在地下道中嗡嗡而來,於是你的道德良知逼你游上岸,一個念頭,拿起煙頭燙下去,哇塞,沒有痛覺,於是第二個第三個最後總共有四個,留在左手臂上。這是什麼刺青,後來沒幾天後藝術家嗜殘眼尖囁嚅說了啥你忘了,只想的是,可惡,浪費了你的地下道漫遊計畫。還有什麼適合在這殘酷的冬天來加溫,好,四季部落高山高麗菜採收季節裡,河谷地裡溪谷中綠水,高氧化而神秘的河流,極簡風格的東瀛庭園,你知道這是一個最純粹的藝術鏡實驗紀錄片。沒有人。再來一個童年中稻田裡的死狗,如同彼德葛林納威的動物園,下一幕,腐壞,像是車禍現場的粉筆線條,一隻狗形狀躺在田中央,蛆蛆組成了一隻狗的形狀。成住壞空。那再來,更殘酷,幼貓殘弱的叫聲,你尋覓著,鏡頭找呀找,遠鏡頭,再逼近,蒼蠅猶如養蜂人的天空,滿天飛,同步錄音,咿呦咻咻無法擬聲字,再俯鏡,一棵草本科紫色的茄子,還掛著幾抹紫,room in,觀世音佛祖哇,一隻小貓還呼吸著,但是身體上面爬滿了蒼蠅,你知道什麼叫做唾液分解,於是,鏡頭摔倒,一個孩童沒命的跑。冬天殘酷沒有劇場,這種死冷感覺還真不錯,記憶錯亂創傷一起蒙太奇,誰說醜惡死水沒有未來,你那無敵鐵金剛小飛俠小甜甜貝露莎北海小英雄海王子都要一起出發了,就讓神秘河流與青青草原一起歌唱,就讓過去現在未來彼此鼓譟,殘酷荒謬是一組同義詞,潔癖死冷也是一組擬聲字,冬天,不是睡的很沉就是睡的很醒,這個冬天真實不虛真是殘酷沒有劇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