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

松鼠療養院。 「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她在筆記裡記著,記住美好的事物。雖然,最終她逐漸要遺忘。 一部關於記憶與失憶的電影。可萊兒長得太像你的朋友,你因此疏離了一下,從導演Zabou Breitman的敘事裡跳出來。 失憶症。 你想起了去醫院裡的語言學實習課,那一名少女,19歲,計程車播音員,車禍,腦部重創,治療師一點也不心軟,同學們都開始對於布洛卡區(Broca's area)感到敬畏與神秘。我們不想失去語言的能力。 治療師的治療過程。「這是眼睛」他指著眼睛說,然後腦傷的少女複述一遍。「這是肩膀」,他指著肩膀說,少女囁嚅著。接著頭髮、眉毛….與身體有關各種詞彙。休息三十秒鐘後,治療師開始反問,「眼睛在哪裡?」少女,猶豫著,慢慢地,用手游移著,然後停在肩膀上。 我們的哀傷,還是驚訝,不知是什麼,像是空間裡的空氣,變成果凍。 語言與記憶。 語言是情感、是暴力、是溝通、是一切。我們建築了語言,事實上,是語言建構了我們,這個世界是語言所建構的,各式各樣的語言。 直到語言的疆界,某如是說。看完了這部電影,這句話也可以轉譯成,直到記憶的疆界。劇中少女是阿茲海默症,另外一種失語症。不斷地忘記能指與指符,贏得了法國凱薩獎最佳女主角的女演員,就像是在黑暗中跳舞的Bjork,不知道是入戲的演員還是觀眾,當電影結束時,大家從電影中醒來,還好,只是一場電影。 你也突然想起了年輕時讀的短篇小說,das Tisch ist noch eine Tisch,是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但是,山仍舊是山,你也仍然是你。 然後,回到你自己,休耕期開始。究竟是世界還是你自己是記憶與語言建構的?但是,無論如何,你相信,世界同時也是由心建構的,否則,你的田野長不出你想像的果實,而WTO會摧毀忠厚老實的農業社會,這並不是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