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她說「人類學活在我的眼睛與血管裡。」

每年我會在開卷好書推薦中選書來看,因為NGO與人類學背景,《柬埔寨旅人》就成了第一選擇。就師長的詞,人類學是很迷人的。不過,也有點像迷宮,住著一個半人半獸的他者,你忍不住要去問鬼問題,題面都玄妙,謎底都是人。當然也可以不是迷宮,在《柬埔寨旅人》中,非常人類學訓練與NGO國際視野觀點下,作者以全觀的洞視來書寫文化差異,體驗文化邏輯,比較了柬埔寨與越南在現代化歷程上文化、歷史、區域、差異等等,細膩而深入地描繪在現代化過程中的柬埔寨在地經驗。張娟芬在推薦書評中說道「因為細心所以看的更多」,我們看見作者如何看見女性與孩童,而這也是第三世界/弱勢中的弱勢。透過作者的眼睛,透過她血液中的理性與感性的敏銳,她也同時一點也不留情地說出國際救援組織的矛盾之處。 翻出書櫃裡幾本女遊書,彷如甜美女聲的張小靜《來去西藏》,太甜美而擱置,書寫觀點就是作者分享給我們她是如何看的。同樣走在中國,陳斐翡《女生邊走邊唱》,幾乎就是一本典型文化衝擊采風錄,書寫異於一般旅遊書,細膩如文化彩繪。而旅遊之後的《女農討山記》,作者在歷遊中國、印度、極地之后,像是精衛填海般地在梨山種樹種理想。她們呈現不同的書寫,旅遊與文化衝擊、國際組織的在地工作、在地深耕實踐。而共同點是,她們都令我深深的佩服。 許多唸完人類學的女孩,不知是女性悲憫情懷或者缺乏中介儀式成年禮,畢業後如果不繼續學術之路,或者經濟侷限,或許理想使然,他們好像會選擇NGO之路,去實際體會與實踐所學。在白目讀者有限的接觸下,先後有學姊妹妹一個去印尼敎中文,一個去非洲的很長名字的島國,很像盤尼西林的名字,聖多美普林西,是吧? 時下文化獵奇一語不斷翻出,尤其在他者、異己、少數族群文化的文化觀光上。從差異中去看見更多是要提出來思考的,誰能? 媒體、凝視與意義擴散上,我們總是身在其中。透過在香港學者對於摩梭文化的田野後三書,或許反轉了一些獵奇的眼光,也或許沒有。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依舊就像是”活化石”這字眼所散逸的意義,這是一個熱門的文化獵奇之地,獵奇的重點總是在所謂的走婚與兩性關係上,漢人父權大男人的、近乎流口水的、採集奇風異俗的眼光掃視著,糢糊了一個更重要的社會結構--姐妹情誼所建構的母系社會,不僅是沒有父親的觀念,也沒有單一母親的觀念,而是一個眾多母親共同養育小孩的理想社會。而這個養育子女的「換工」智慧其實並未改變,你儘可以用社會分工去看現代社會中的幼保教育、托兒所、保母、等等…..但是人類學家真的能保持這麼客觀與多元文化融合的視角嗎?過去師長以中國大陸人類學者所辦的學術研討會為例,標題即很文化獵奇的主題。 這是細微的,是無數細微所組成的龐大,但是如何看,與如何思考,背後是更龐大的體系。 回來看柬埔寨旅人,「起點一定是終點嗎?」她在終曲中問著。當國際組織有可能成為國家主義與區域經濟之間的政治檯面下的另類交換時,看見這個面向的人仍能繼續理想與世界主義的關懷時,甚至質疑起台灣的邦交政策時,恐怕讓人想到的是如同德雷莎修女、釋證嚴上師那樣的悲天憫人與世界大同的理想。多好的人呀。真正的地球村公民。真正完整的人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用另外一本書的語言,做一個小結語。《與神對話II》,摘錄大意刺點句子:「如果要求得世界和平,每一個人要先求得自己內在的和平。」「這個世界太缺少愛。」「只要人能將他人的苦難當作是自己的…」「結束軍事,偉大的社會是全球一個政府。」唱高調?很溫柔低調的。
(2006.2.25後記,上文有修改,難得想要正經寫ㄧ下文章修身養性,卻...嘿,比喻高手又來了,如同筆仙帶路,由不得也。藉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