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dada古董文件vs"術"

聽說數年前社會學家Gidenns在台北的演講說"在太空人登陸月球後,(還是說自從太空船發射後),一切都變化的太快速了!"科技,應該說電腦與網際網路,真是太令人目不暇給了。十幾年前,我還在手寫報告,手繪手寫手貼宣傳海報,沒有電腦。更早在16歲時,一個純真高校女生更是被一堆密碼程式所謂的電腦語言給弄的頭暈腦轉,真是太佩服理工學院的菁英人士。如今,這藏在楔形文字或者少數翻譯書中的一張圖,竟然數位化成一大堆文件。突然想起電影明天過後裡頭的圖書館,為了取暖以免變成急凍人的青年男女為了要不要燒尼采的書而爭吵時,旁邊的遊民居間說,嘿!這裡有一堆稅法的書!經歷過二戰的珍稀文件,時間在文件上跳舞。john berger<攝影術的使用>一文,似乎在說,影像的力量是--當非敘事的時間出現,成為一種激發人思考與記憶的歷史時間,他將建構出一種特殊的能量。啦啦啦,dadada,來自虛無的遊戲,反對有意義的無意義,反藝術,這僅是藝術正史上的注解。用理解,或者穿越時空來到蘇黎世,那像是逃避瘟疫的郊區花園,是愚人船還是方舟?還是什麼?是偶然,必然,兩者皆非?這些逃匿的空間,非賣品,我還是覺得跟原始部落的火塘很像。而價值是不同社會定義的。在初步蘭島用有形的裝飾物交換無形的聲望,在貨幣社會用有形的貨幣交換什麼?...還有一種是巫術,在初步蘭島,據某人寫作轉譯,那很接近所謂的藝術。不是交換來的,是存在其上, 要施以法術才有神,而不是技術的巫術,是巫術的術。所以,一個在地的,抽象的"巫術"是怎樣被建構的?每一個文化的"術"都有其獨特的形成機制嗎?既不是在人,也不是在物,是外於三度空間。影像之術,那些跟著當代科技之術而產生的藝術,要走去哪裡呢?如果依賴於班雅明的先知之言,他要暗指的是那個時候反納粹的使用攝影術製造出集體民族情緒;例如蘭妮什麼史坦的政治宣傳電影,像是唯美德意志精神復興的政治宣傳電影如意志的勝利、奧林匹克等,使用失去真實性的複製技術產品,卻可以產生集體情緒讓觀眾忘我消融其中,如同文化知覺的洗腦。是原真品的神聖之光環之消失,但是卻也暗指出是法蘭克福學派所關注的文化工業的先聲與兩面性,一則是更易取於大眾的複製品,藝術品不在存於權力機構中的珍稀收藏品,開始成為文化工業的產物與消費物。一則,這真的讓藝術普羅了嗎?是全有或全無?all or none?我們都還在觀望的當下,卻也不可避免地被捲入其中。歷史之流,逝者如斯?來者可追?資本主義是新的巫術交換。只是過去前工業時代的的魅與後工業社會的、社會分工化的魅。然後呢?大家都在逗點上,彷彿巫術都來自科技,不對呀,巫術也有黑的白的呀,在所有藝術的競技場上,不應當是各路巫師的黑白巫神決賽,應當是不同地方、文化的巫神們對話。(喔我又陷入一年一度昏迷降神會了嗎?)其他的話語,都丟去Bourdieu。或者,再轉個彎,後工業社會後,人們失去大敘事,述說的神話,一如巫術之消逝。取代的是理性、科學,不理性的都藏起來,還有既理性又不理性的混血文化體,在期間擺盪。世界的三位一體,既沒有二分法,也最好不要隨便指稱誰野蠻誰文明。因為失去大敘事的文化體,失去巫師的文化體,無可救藥的向擁有者索取,但是語言不通,沒有巫神居中翻譯。唯一還可以勉強當做溝通的,或許就是這些兼具理性與不理性的,所謂的藝術了。於是乎,即使佩姬古根漢女士都無法了解,她的本世紀藝廊為何變成古根漢美術館,從一座小廟蓋成萬人朝拜的大廟。內心理性社會的異化空虛如此龐巨,像是殖民主義的貪婪、掠奪,那背後,是不是這種缺乏中介的、神秘的心靈所造成的典藏癖?而更多的缺乏巫術社會的年輕人,更是揹起背包前往第三世界尋找內心的召喚,反之亦然,他們成為混血的中間體。那班雅明說的靈光呢?是這種前工業社會的巫術嗎?在失去與未失去之間,總是要保持一個平衡。當亞馬遜森林正以島嶼面積率零碎化加速物種滅絕速率時,也就是這巫術、靈光、力量正在衰弱的徵兆。那可以溝通的場域在哪裡呢?那心愛的marx weber在不理性與理性之間說了,不,是暗指說"知識分子",而且是持有charisma魅惑基因的知識份子。和chrismas太音近了,這簡直就像是在召喚基督再度降臨的清教徒的行為藝術,自己升格為先知知識分子的宣言。在大洋洲初步蘭島上的炫惑船頭裝飾,技術是其次的,重點是要巫師來施以巫術。所以囉,如果這樣推論,又變成,想要你的藝術創作具有媚惑力嗎?找個有法力的知識份子來加持就對了。那誰有法力呀?又是誰認證的呀?marx weber沒有說。那,said怎麼說真正的知識份子?我忘了,不想翻書。再補一個關於optical的正宗,這個線性歷史觀藝術評家clement greenberg,他說optical。這樣補回去當代藝術視覺的再現,原來的繪畫二度空間,似乎都在數位影像的空間中成了motion picture,物已經不存在,大家都不用吵什麼"藝術作品要純粹的自我指涉"、"藝術與作品本身是自主的",這很追逐彩虹的前衛主義,難道大家都要來拍電影與動畫了嗎?所以說,單一霸權的權力論述很可怕,誠實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實屬難得糊塗。繪畫靜心成為山水的那幾乎看不見的天人合一者也好,設計流行時尚追逐美感與摩卡咖啡壺也好,嘲諷卡通連環圖聖像天堂地獄猶在人間哈哈濟公圖說也好,造神運動全民藝術宗教大會串薩滿術士也好,紀念造碑將非洲血統黑人銅雕扛上玉山攻頂拍照合影留念也好,這多元多聲,混亂拼貼、眾神喧嘩、五湖四海,混血多元,多好呀。要記得,知識分子一不小心都是權力論述的旗手,在從眾與不從眾之間,在一念之差之間,在全球化的資本邏輯下混口飯吃之際,大家都不小心忘記了真理。而從小師長就告誡我們,藝術?會餓肚子呀。這就是這塊土地深層的文化小邏輯,而你只是反叛者、實驗者、投機分子賭徒,或者其他。有些不可知的力量是危險的,只不過是就從一張dada在1920年的老古董影像開始了胡言亂語。而,雨,也滴滴答答地在下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