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olds and rhizomes

巴赫汀:「作者必須把自己置身於自我之外。作者必須從與我們在現實中體驗自己的生活的角度不同的層面來體驗自我。只有滿足這個條件,他才能成為自己,才能成為一個整體,提供超在於自我的內在生活的價值….對於他的自我,他必須成為一個他者,必須通過他者的眼睛來觀察自己。」 (我們無法完整地看見自己,必須透過別人來看見自己看不見的地方。) 德勒茲說:「意義….就像莫比爾斯環。」他還造了一個力量的模型,一切是創造的,是流動的,就好像你種下了馬鈴薯,你不知道芽點會往哪裡生長, (一直尋找意義就像一直繞圈圈。法文裡,意義也是方向的雙關語。) 班雅明:「文本可譯是必然的,好的翻譯者卻是偶然的。」 (……) 文化轉譯,可以是新的創造,是新的文本,原作者已經死去,剩下的是繁衍的意義。問題在於機遇。 語言本身帶有命令,權威性,而不是溝通或訊息,反抗亦將製造另外一種力量。德勒茲的概念。 最慘的結果就是雞同鴨講,聒聒刮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