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ean et Beatrice

1993年Jean寫給Beatrice的信 今天是天氣適合空氣中有死鹹魚的味道,八成是後面人家又在煮些辛辣華麗的食物,so,我坐在桌前,以悼念不知名物的心態寫著。…突起的字隔,有種霸道的味道,帶有道德標準的強制性,不單單是不能寫出去。而且是,在橫過時,遭受抑止的摩擦總帶來一絲被審判的意味,那是標示出軌的不合倫常,而且是超乎法律之上的道德律(一即我並不會因為超過界線而受罰,但內心卻明顯有著犯錯的感覺),所以我要換信紙了。… 西元1993年,這世界,在眾多人即將闔眼之時,會是什麼模樣?沈滯的風帶來令人不悅的消息:公車票價又要漲了。呃,我們終究是被眼前的現實(身著紫金色枯骨手指所攫奪)抓著了腳脛,空有翅膀的我們再也無法往上飛掠這個恨之已極的國度,不耽溺於夢之美貌得到的就是清醒而痛苦。八月間,小橋上的白石磚已剝落,而乾裂的漆皮隨車行過後的風,被吹到一灘灘去年狂水來時留下的死漥穴之中。幸好我們的孱弱救了我們,不隨時代潮流猛鑽的人,這下有福了。就像森林內的捕獸器經常被鹵莽的野獸踏中一樣,我們的瑟縮性維持了我們生不如死的無聊生命?哦,厭世的泡泡糖效應,不該一直嚼的。 美麗的清晨,請喝一杯淡的飲料吧透明感,像香檳一樣的清涼….. (這封信的信紙背面是當時路邊雜貨店有的六合彩明牌紙,紙質比道林紙厚一點,還有加了時尚設計師應該會有的隨性塗鴉。) 2006年Beatrice寫給Jean的信 多苦澀呀,你的,我的,十幾年前的,像是冬天冷風中還不成型的形狀,冷風會穿透了過去。我多麼想念你呀,應該說懷念了吧。還有你在泰山的屋子,不時更換的室內設計,每一次都不一樣,你還弄了一個小學桌子在你桌子旁邊,我們各自讀自己的書,寫弄東西。還有那一年冬天在淡水,走過白色長堤後的公寓房子,一個撿來的薑黃色的沙發,被貓尿弄臭的小床,我已經提早了憂鬱,還有那個在我弄不清楚所在的都會中頂樓的屋子,我永遠記得你三個波希米亞式的三個屋子。多年後我曾經遇過一個俄裔美人,一個美國長大的半俄羅斯血液的男子,他在路上跟我提起Jean et Beatrice。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當時的我的髮式,年輕的狂野,還有奇怪的門齒吧,我會喝得醉醺醺騎摩托車巡遊,喝到騎摩托車都像是在暈船還能回到窩居小房子。一個奇怪的party,各式各樣的人或坐或站裝滿了三層樓的空間,大多數是外國人,白皮膚,各種顏色的頭髮、衣飾,雞同鴨講還可以一個生氣一個哭紅了眼睛,昏暗的顏色,模糊而薰爛的空氣,一個不知道恐懼與害怕的少女,勇敢地遊蕩著。沒有人,沒有同伴,勇敢而孤寂。數字一加減,十三年後,我們又老又青春,回憶成了電影蒙太奇,像是重新杜撰的小說一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