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夢

2006年我夢見一個古代荒廢大庭園,兩個分不出歲月的女子,在其中,悠閒自得,戰間期,大家都逃難,他們像是在人間中的仙,不為世事干擾.....,其一略上年紀女子一灑雄黃一般的粉末,立刻隱形。幾對士兵進入大宅院,其中一土黃土黃的阿兵哥,額頭上插了天線,踏入原本優雅但因戰亂荒蕪的園林之中,伸手找聲音的來源。 再睡著,醒來在昆明,一棟解放後數十年蒙羞,經濟開放後改良成餐館的國民黨老黨員宅院。關在閣樓裡,這回我學乖了,不哭也不鬧,閉眼睛不看窗外風景,也不看水缸裡裝了什麼東西。一喚夢仙,逃難似的立刻昏睡,把悲傷老空氣丟在夢裡,再醒來,同樣是荒蕪的院子,鏡頭是近距離,一棵喬木下,躲著三隻咕咕鳥還是鵪鶉杜鵑或是鴿子不知名種類,然後變形成了三隻像是狐猴,會說人語的貓,二黑一黃花。我最喜黑貓,純黑。夢中有人,還不只一人。K代G說是G要送你的,B在旁邊愛亂接話,裝傻耍心機。我才吃驚著這不熟又久遠的老朋友G,一個不愁衣食的不同路人,他幹痲送我貓?而且是三隻新品種會從鴿子變成貓的新品種怪貓,一方面又擔心糟糕我已暗下決定不再風雨飄搖中豢養黑貓。 只好繼續做夢,連環套。夢中見老祖母喜樂樂的,好似給孤獨園,但未見遍地琉璃與珠寶。一隻個半人頭高的獅虎大貓從容走下院中階梯,大貓肌肉與皮毛札實地波動著,在睡夢中能記得這一微妙瞬間堪稱夢遊功德一樁。再一夢,友人A與我在中古美容院燙髮,這是未完成也未應允的夢,我和設計師說了一段話,喝了一杯茶,像是迷昏了地睡著了,沉睡許久醒來,成了科幻場景,這是洗腦店,復古的場景托巧手美術改裝成未來時空的幸福洗腦店,然後我醒了。我終於開始執筆寫20世紀末喝醉酒胡鬧說要寫的小說《洗腦店》。我攤開紙,一時難以下筆,猛一驚,微笑想說,這應當是夢境,早在20世紀末我就已經改用電腦書寫。果然,念頭一閃,夢就驚醒,我立刻逃到電腦前一咕嚕隆冬地記錄下夢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